遗传算法中适值函数的标定与大变异算法

前言

本文尝试对遗传算法中不同适值函数的标定(Scaling)方法进行下总结,并针对常用的线性标定和动态线性标定进行了Python实现,以装饰器的形式添加到遗传算法框架GAFT中,这样在使用GAFT运行遗传算法迭代的时候可以更加Pythonic的给自定义的适值函数进行标定。最后针对能够防止早熟情况的大变异算法进行了相应的实现。

目前(动态)线性标定装饰器以及大变异算子均已添加到GAFT中,gaft项目链接:

适值函数的标定

选择压力

The tendency to select the best member of the current generation is known as selective pressure.

选择压力也就是种群中最好个体与最坏个体被选中概率的差值,这个差距越大,选中好个体的趋势就越大,则成为选择压力大。

适值函数的标定

一般情况下,直接拿目标函数作为适值函数十分的方便,但是很多情况下却不能这么做,例如对于求最小值问题,我们必须将目标函数取反才能作为适值函数(这是最简单的情况)。

当我们遗传算法中不同个体适值函数的值相对差别很小的时候,我们根据适应度值的大小进行个体选择的选择压力(Selective pressure)就会变小,选优的能力弱化,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对原始的适值函数进行标定(Scaling)是的他们相对差别增大,进而增大选择压力,增强算法的选优能力。

例如:

 WX20170924-205842@2x

局部搜索、广域搜索与选择压力的关系

在遗传算法中,局部搜索同广域搜索其实相互矛盾的,注重局部搜索则会陷入局部最优,但是注重广域搜索会导致算法精确开发能力不强。因此需要综合两者考虑,我们可以在搜索刚刚开始的时候使用较小的选择压力来广域搜索,随着迭代的进行可以动态的增大选择压力来使算法偏向于局部搜索。

几种不同的适值函数标定方法

对目标函数的标定方法一般有:线性标定、动态线性标定、幂律标定、对数标定等

线性标定

线性标定的形式:

WX20170924-210412@2x

其中f为标定后的适值函数,ff为原始的目标函数。

求最大值

对于求目标函数的最大值的时候, 即 arg max f(x)

我们取a=1,b=fmin+ξ, 其中ξ是一个较小的数,目的是使得种群中最差个体也有被选中的机会,不然自身减掉ffmin=0ξ的存在可以增加种群的多样性。

最终的适值函数表达式:

WX20170924-210512@2x

求最小值

当我们需要求目标函数最小值的时候,arg min f(x),我们需要对目标函数进行取反操作, 即
a=1,b=fmaxf(x)+ξ

最终的适值函数表达式:

WX20170924-210641@2x

GAFT中添加对于目标函数的标定

由于适值函数标定并不针对某个目标函数,我便想通过装饰器的方式来方便给任何自定义的fitness函数进行标定。对于基本的线性标定,我在GAEngine中添加了个带参数的装饰器:

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在定义了一个自己的目标函数以后,想对其进行线性标定便可以使用engine的这个装饰器对函数进行修饰即可, 像下面这样:

其中装饰器中的参数分别为:

  • target: 优化目标函数到最小值还是最大值,值可以是:'max'或者'min'
  • ksi: 即公式中ξξ

动态线性标定

动态线性标定是遗传算法中最常用的标定方法,他是基于上面提到的线性标定,在线性标定中的ξξ在动态线性标定中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而是随着迭代次数的增加而变化。

动态线性标定的函数表达式:

WX20170924-210947@2x

其中,k为迭代指标,表示ξ会随着迭代数而不同。

求最大值

当我们的优化目标是目标函数的最大值,这是我们取ak=1,bk=fmin+ξk, 这是的函数表达为:

WX20170924-211049@2x

求最小值

求最小值的时候需要取反操作,这时取ak=−1,bk=fmax+ξk, 最终函数表达式:

WX20170924-211157@2x

关于ξk

动态线性标定中的ξk作用同线性标定中的ξ选择压力调节值, 它的存在使得种群中最坏的个体仍有被选中的机会,但是动态标定中的ξkξk的值会随着kk增大而减小。

ξkξk的取值: ξ0=M,ξk=ξk1r,r[0.9,0.999], 我们通过调节Mr来调节ξk

通过可以动态变化的ξk,我们可以使广域搜索范围宽保持种群的多样性,局部搜索保持收敛性,即,开始时希望选择小,迭代到后面希望选择压力逐渐变大.

GAFT中添加给目标函数添加动态线性标定

与上面线性标定的方法相同,GAFT中同样使用了标定装饰器来装饰用户自定义的目标函数,实现代码:

这里充分的利用Python的闭包,在engine中获取当前种群最大值与最小值的相关数据。

在脚本中修饰目标函数便可以这样:

其他标定方法

这里简要的介绍下其他标定方法。

幂律标定

  • 函数表达式: f=fα
  • α的取值, α>1增大选择压力, α<1减小选择压力

对数标定

  • 函数表达式: f=aLnf+b
  • 作用: 缩小目标函数之间的差别

指数标定

  • 函数表达式: f=aebf+c
  • 作用: 扩大目标函数间的差别

窗口技术

  • 函数表达式: f=affw
  • fw为前W代中的目标函数最小值,他考虑了各代fmin的波动,这样fw具有记忆性

大变异算法

众所周知,简单的遗传算法存在“早熟”的问题,也就是算法过早的收敛到一个非全局最优点,出现此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一种被称为“顶端优势”的现象存在,即当算法进行到某一代时,在种群中某个个体的适应度远远大于任何一个个体的适应度,导致选择算法总是会选到此个体生成子代个体,极限情况下就是所有个体都来自统一祖先,即”早熟”。除了对目标函数进行标定,我们可以通过大变异算法来避免早熟。

大致思路: 当某代中所有个体集中在一起时,我们以一个远大于通常变异概率的概率执行一次变异操作,具有大变异概率的变异操作能够随机、独立的产生许多新的个体,从而是整个种群脱了“早熟”。

如何判断种群个体的集中程度

通常采取比较种群中所有个体的适应度值的平均值favg与最大值fmax的接近程度来判断,如果最大值与平均值越接近说明个体就越集中。

具体过程

当某一代的最大适应度fmax与平均适应度值favg满足:

WX20170924-211455@2x

其中,0.5<α<1, 被称为密集因子,表征个体集中程度。随后,我们以一个大变异概率进行一次变异操作(通常大5倍以上), 即“打散”。

大变异操作的两个参数

  1. 密集因子α: 决定大变异操作在整个过程中所占的比重,其数值约接近0.5,大变异操作越频繁
  2. 大变异概率: 概率越大,大变异算法的稳定性就越好,但是收敛速度可能会降低,当大变异概率的数值为0.5的时候,大变异操作就近似退化为随机搜索

GAFT中的大变异算子

大变异操作与具体的变异算子实现无关,这里我还是依据内置的FlipBitMutation算子为基础, 具体的代码实现参见https://github.com/PytLab/gaft/blob/master/gaft/operators/mutation/flip_bit_mutation.py

总结

本文尝试对遗传算法中不同适值函数的标定(Scaling)方法进行下总结,并针对常用的线性标定和动态线性标定进行了Python实现,以装饰器的形式添加到遗传算法框架GAFT中,这样在使用GAFT运行遗传算法迭代的时候可以更加Pythonic的给自定义的适值函数进行标定。最后针对能够防止早熟情况的大变异算法进行了相应的实现。

参考

  • 《MATLAB最优化计算(第三版)》
  • 马钧水, 刘贵忠, 贾玉兰. 改进遗传算法搜索性能的大变异操作[J]. 控制理论与应用, 1998(3):404-408.

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,谢谢!

打赏作者

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,谢谢!

2 2 收藏 评论

关于作者:iPytLab

喜欢写程序的计算化学狗,Python/C/C++/Fortran, 个人博客 http://pytlab.org 个人主页 · 我的文章 · 21 ·     

相关文章

可能感兴趣的话题



直接登录
跳到底部
返回顶部